一个女孩的热血江湖(38):屁股决定脑袋

38、屁股决定脑袋

朱德庸漫画《关于上班这件事》里面,职员与老板之间的矛盾是贯穿始终的线索,象《猫和老鼠》一样,猫跟老鼠永远你捉弄我我逃、我追杀你你逃,煞费心机,没有相安无事的时候。有趣的是,他笔下的老板形象不管换了什么体型什么服装,头上总是罩着个头罩,不露出脸,就象故事里的大盗形象,看来他的概念里面,老板就等同于强盗。

对,职员和老板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是HH公司里一个老员工发明的,被所有人引为经典,意思是屁股坐在什么样的职位上,脑子里就会有相应的想法。

其实这跟家长和孩子的矛盾有某种类似的意义:一个人小的时候,被家长打、被家长逼着做功课不许出去玩、觉得家长不理解自己,于是心里暗暗发誓,长大了等自己做了家长的时候,一定要用全新的方法来教育孩子,要宽松,要信任,要平等,要自由,要民主。结果,多年以后,等他真的当了家长有了孩子,当年的想法全不记得了,该打就打该骂就骂,逼孩子学习,送孩子上特长班,跟别人的孩子攀比,总之,跟古往今来所有家长一个样,并没有创造出什么民主自由的新家长典范来。

那么在公司里也是这样,当某人还是个小职员的时候,对公司制度和领导做法一定有许多不满,有许多自己的见解,甚至会想:哪天我当了领导,肯定不会这样,我要怎样怎样。到了某年某月某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美梦成真,真的坐上了领导的宝座,好机会呀,赶快按照你过去的想法大显身手革新一番啊,不,他不会,这个时候他立场已经改变了,他要从“大局”考虑,要从公司利益考虑,要从自己老板的利益来考虑,最终,他什么也没有改变,他也许会觉得过去的老板留下的规矩果然有道理,此时他终于化解了多年对前老板的埋怨,真心诚意地理解了前老板,理解万岁!而他的职员们呢,会觉得公司没有任何改变,令人愤愤不平的旧规矩依然存在,老板依然是不讲道理的老板。

“换位思考”在一个公司里永远是柏拉图爱情,人人景仰,但没有人能做到。脑袋拧不过屁股。

即使是职员的抱怨,也是根据各自的立场而各不相同的,元老有元老的抱怨,中流砥柱有中流砥柱的抱怨,新人有新人的抱怨。一般大家会跟自己同一个圈子的人在一起发牢骚,这些牢骚很少流传到其他圈子里去,更很少泄露给老板,所以,牢骚永远只是牢骚,不能成为意见和建议,改变不了什么。

我当然最清楚新人的牢骚了。在HH的几年里,我和小欣、阿玉、LEO、KEVIN,我们五个人曾一起吃过无数次饭,生日、过节、涨工资等各种名目都有,每次席间的话题都是这样的顺序:先谈我、LEO、KEVIN三个人共同母校的事情,谁谁有什么新闻之类,接着这样的话题被小欣和阿玉抗议打断;然后就开始谈电影的事,一般最后都会说到最新有什么最恐怖的鬼片,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要回到鬼片的话题,然后大家说算了算了,好好吃饭怎么又说到鬼片;最后,压轴大话题就是发关于公司的牢骚了。新丑旧恨,同仇敌忾,说过的、没说过的,说了又说,百说不厌,声音越说越高,口沫横飞,其中便有人警惕地四顾,压低声音说一句:“轻点声,小心眼线。”(我们多半在公司附近吃饭,往往会有同事坐在别桌。)其他人便会齐齐抬高声音说:“怕什么,还不准咱发发牢骚咋的。”虽如此,大家还是禁不住将眼睛四下转了一番,侦察敌情,毕竟没人愿意把牢骚变成正面的阶级冲突。

当年公司分房子,有房子分当然对于我们这些新人来说是件幸运的事,不过,公司公布了分房名单后,规定一星期内将房款交齐。我们五个新人就傻眼了,虽然只是几万块钱,但对于我们这些刚工作的人来说,也是不可能的任务了,要回家向父母借也得有个时间啊,前辈们家里拿出笔钱不是难事,可领导们怎么不替我们考虑考虑呢,还有,有的人分到的房子是新的,交了钱马上就可以拿到房子,而有的人包括我们,拿的是别人的旧房子,要等他们装修完新房子并且搬进去之后,才能拿到房子,也就是说差不多要等半年,我们就觉得不合适,为什么所有人都必须现在交钱呢?难道不应该我们等到半年后能够拿房子时再交钱吗?那天下班后我们五个人聚到乒乓球室,在那里讨论这个问题,大发牢骚,最后小欣说:“光发牢骚解决不了问题,不如我们去找老板说说。”于是我们五个人鱼贯进入某老板的办公室(还好他办公室极宽敞,容得下这么多不速之客),说了我们的困难和不满。记得当时我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头头是道感人肺腑,却见老板不动声色,偶尔“唔”的应一声,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最后我们讲光了再没什么可讲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公司也有公司的难处。你们回去吧,我们再考虑考虑。”

后来,无下文。财务科依然催着交钱,略拖了几日,大家还是想办法找父母借了去交掉了。

“公司有公司的难处”,你知道,这是老板们的口头禅。

本文由 Vancshop 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ancshop.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