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的热血江湖(32):我没有赶上好日子

32、没有赶上好日子

XIA常常跟我说一句话:“你们没有赶上好日子啊。”

接下来他就会又一遍地向我重复,十几年前他们是怎么做 外贸的:没有网络,客人不可能芝麻绿豆的事就给你发封电子邮件来追问你逼迫你;长途电话要人工转接的,给外地的工厂挂个电话,早晨一上班挂过去,下班的时候能联系上就不错了,国际电话不要想;跟客人联系是发电传,有专门人管这事儿;一遍一遍打样确认?不可能,打一次样给他就不错了,已经耗了几个月时间,他要不赶紧下定单开始生产今年就甭想做了;还打色卡?不可能,就咱们这么多固定的颜色给客人挑,没有客人决定颜色的份儿;如今只要一两小时车程的外地,去出个差起码来回两三天,不急不赶,急也急不来呀,全当郊游踏青;没有手机,一下班就没人找得到你,逍遥清净,绝对不可能象现在客人工厂轮番电话轰炸;上班悠闲得很,冬天在楼下院子里打羽毛球;没人加班;没多少钱,但一点不累,过得舒心呀……

他说着说着眼神便变得留恋不已,我却一点没有悠然神往,毕竟,那种时代离我太遥远,我没有体会过那种快乐,也就无从比较,无从觉得如今的辛劳了。我习惯加班加点的日子,我习惯二十四小时随时接客人或工厂电话的日子,我习惯一遍一遍打样仍然被客人挑毛病的日子,我习惯当天去当天回的出差即使一天车程十小时。总而言之,我和每一个时代青年一样,习惯累得要死,但挣多点再多点的钱。

我的老爸有句著名的对我妈进行打击报复的言论:“ 外贸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此言论发表的时代背景是,市场经济刚刚开始,还是个新生事物,被很多人比如我爸不看好,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最终表明了市场经济打败了计划经济。不过,这里我要说的是,其实早年的 外贸也是名副其实的计划经济,只不过披着“市场”的时髦外衣罢了。

那个时候,只有HH这样的省级 外贸公司才有出口经营权,市地级 外贸连出口权都没有的,挂着“ 外贸公司”的名义,其实说到底就是担当省级 外贸的货源的角色,省级 外贸对外洽谈接单,市地级 外贸对内管理工厂生产,这样的合作关系。省级 外贸一般不直接和工厂对话,地级 外贸也没有资格跟客人对话。这样,象夏他们这些省级 外贸的业务员当然舒服了,生产都不用自己管,每年把接来的单子分配给地级 外贸,然后就坐享其成吧,偶尔出差去看看货,就象现在的客人办事处的QC一样。回想起来,难怪我妈那时候经常陪同省 外贸来的业务员吃饭啊下乡啊什么的,她那就是地级 外贸。所以说,XIA口中的好日子只是HH这些省 外贸的好日子,高枕无忧,没有竞争对手,客人要来中国做生意只能找他们,而且,比如在江苏,省丝绸就只做丝绸,省针织就只做针织,省服装就只做梭织服装,井水不犯河水,谁都没有非分之想也谁都没有饭碗被抢的压力。

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其后真正市场经济化的日子才是好日子呢。比如地级 外贸,从九一年左右,也有了直接的出口权,就是说可以不通过省级 外贸自己直接跟外商做生意了,你说他们多高兴啊。所以从那时起我妈就更忙了,参加交易会啊出国拜访客人啊,似乎这才真正开始做起了真正意义上的 外贸。不过在一段时间里,地级 外贸还是两条腿走路的,既自己直接接定单,也仍然帮省级 外贸管理定单。后来,是不是省级 外贸出于一种受制于人的危机感,才主动摆脱了地级 外贸,开始脚踏实地地下工厂了呢?这下子,地级 外贸成了省 外贸的竞争对手。

到九六年九七年左右,出口经营权更加放开了,达到一定注册资金要求的工厂和出口企业都可以申请出口经营权。于是,在交易会上,你能看到很多工厂来摆摊寻觅客人的,一般来说,一楼都是大 外贸公司华丽气派的摊位,供客人观赏和参考,然后客人就会跑到二楼三楼,去那些一间连着一间象夜市一样的小摊,那些大多是工厂甚至私人 外贸公司的摊点,越来越多的外商对他们更感兴趣,因为他们的价格更便宜,做事方式也更灵活。连这些ABCD都整不明白的乡下厂长都成了XIA他们这些天之骄子般的省 外贸业务员的竞争对手,这可是当年谁也没有想到的吧。

于是,他们当然要感叹,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任何事都是有两面性的,就比如说XIA,虽然他怀念过去,可毕竟,在现在这个时代,他才有了辞职的权力,才有了自己开公司的权力,才有了跟HH成为竞争对手的权力,才有了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出去休假的权力,不是吗!所以,自从我们辞职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用无限留恋的口气跟我说过那句话了:“你没有赶上好日子。”

本文由 Vancshop 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ancshop.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