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的热血江湖(44):不可缺的重要人物

44、不可缺的重要人物

在有孩子的双职工家庭里,保姆是重要人物。在我们的世界里,快件公司是重要人物。

我们需要国际快件来寄样品给国外客户,需要国内快件跟工厂之间收送样品,几乎每天我们都要收快件和寄快件。HH大厦是非本楼员工不可随便入内的,可是那一班快件公司的人却个个混了脸熟,直进直出。几乎每家快件公司都有专门人员在HH大厦里蹲点。

快件公司繁多,国际的有EMS、FEDEX、TNT、DHL,国内的有申通、天天、圆通、启良等数不胜数,他们全都把 外贸公司当作大肥肉,个个想来染指瓜分,一度出现混战,最后HH公司竟郑重其事地指定各部门分别用不同的国际和国内快件公司,谁也不得罪,利益均分。这样一来,有些快件公司的业务员在被指定的部门办公室里看报纸睡午觉,整个一自得其乐的编外人员。没有人嫌他们烦赶他们走,因为,是的,我们需要他们,我们需要在想寄快件的时候就吆喝一声:“哎,小方,封个箱子,写个单子,寄常州的。”时间长了他们连工厂地址全拎得清,自己写好,不用我们操心。

那些快件公司的业务员往往是乡下来的打工仔,长得邋里邋遢,却个顶个地聪明伶俐,很会帮你做事;他们还有个共同点:很让人放心,你几乎永远不用担心交付给他们的事情会出什么差子。他们勤勤恳恳做个一两年,就有可能升职加薪。

那个叫小方的,就是原先天天来跑我们部门的小快递员,矮小不起眼,做事很认真很塌实。一年多后,忽然很少见他来跑了,换了另一个小伙子,他偶尔也来,却是拿着发票来收钱的。我们问他,原来是升了职,居然管起人来了。他比我年纪还小,不过二十出头几岁,乡下老家的媳妇儿已经替他生大胖小子了,听得我们直发愣。他说,他要多赚点钱,然后把老婆儿子一起接到南京来过大城市的生活。我想,他很快就能做到了吧。

他们这些小快递员,常常令我想起几年前看的那部电影《十七岁的单车》,那个十七岁的男孩就是到一家快递公司去打工,公司给他配了辆单车作为送快递的交通工具,他心爱得不得了,然而新崭崭的单车却被偷了,从此他走上了追寻单车的痴迷之路。那影片,说不出的凄凉。小方们应该不至于如此吧。

纵然HH公司有了分配规定,时间长了又有新快件公司插足,旧快件公司之间也明争暗斗地抢生意,于是快递员们都对我们很好,今天这个请我们吃糖葫芦,明天那个请我们吃烧饼,后天又请喝奶茶,虽是小食,在下午忙碌疲劳的时光里正好填补空虚的胃,大家都很欢迎。到了年末,家家都来派送印有各自公司宣传广告的台历、挂历或者其他纪念品,有一次我收到过DHL送的瑞士军刀,功能满全的那种,我很奇怪他们怎会赠送如此贵重的礼物(相对于台历来说),所以一直很疑心是假的,但经人鉴别确为正宗。被DHL的人知道,冲我叹道:你也太小看我们矣!

另有一个快递员的衍生行业:接车人。 外贸行业往往诸事火急火燎,时间就是金钱,国内快件今日寄明日到,有时候都嫌来不及,于是不知道谁天才地想出了“托车”的招数,就是把包裹拿到长途车站去,找一辆到想要寄到的地点去的长途车,给司机一点钱,让他把东西带过去,然后通知对方那里,告诉他该车的车号以及抵达时间,令他去车站取即可。这样一来,更是大大节约了时间,当天东西就可以送到对方手里。这成了我们非常常用的方式。

接车人,他会帮你把要托车的东西送到车站去托好一辆车然后告诉你车号时间,或者你告诉他从外地来的东西将要抵达的车号和时间让他去车站取回来送到你手里。他们本事很大,就算一大箱两大箱的东西,他也有本事从车站给你拿回来,稳稳当当送到你面前。请注意,别以为他们开着面包车或者货车悠闲地吹着口哨穿梭在城市里。HH最红的一名接车人,骑摩托车接货送货,已是先进发达,他老婆坐公交车送货,他另有个手下则是骑自行车,极慢,从车站拿了东西过两三个小时才送到你手里,等得人好不焦心,有时候就指定要他本人骑摩托去拿。后来他生意越来越好,竟又招了几名手下,个个都骑电动车,全城每个车站都派了人蹲点,大大提高了效率。他自己也轻松了,只管收帐。你看,可不就是行行出状元么?

耳濡目染,时间长了快递员和接车人们有时候出语惊人,有次我令一个快递员封个箱子寄样品,他竟问我:“衣服是对折叠法还是衬衫叠法?”他的意思是对折叠他就封大箱子,衬衫叠就封小箱子,我诧异极了,他什么时候开始会说这些专业词汇的。

还有一次,很晚了,我们一个同事不高兴等待,就让接车人接了一箱样品回来,自行换个DHL的箱子,然后封好,给DHL的人拿去寄国际件。后来接车人打电话给他,说:“今天那些样品不能寄给客人,看上去不太好,有脏的地方。”同事后来告诉我们,我们全笑倒,说接车人可以帮我们作验货员了。

最忙的那个冬天,记得我每天下班后到九点钟这段时间,都是寄快件时间,把要寄给工厂的国内件一一弄好,国内件顶多到七、八点就不收了,然后是国际件,国际件的底线是九点,经常是DHL的货车开到楼下,快递员上来催着我,我一边不停地说着好话表示抱歉一边手忙脚乱,总算把寄给客人的快件全部弄好交给他,货车这就起程送去上海了。快递员很多次帮我折叠过样品,我也很多次把箱子送到楼下帮忙塞进货车里,目送着印有DHL标志的大货车消失在夜色里,长长地松口气,接下来的时间才回到办公室开始处理别的工作,夜生活这才刚刚开始。

本文由 Vancshop 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ancshop.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