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的热血江湖(46):别人的食堂是好食堂

46、别人的食堂是好食堂

表姐还没有出国的时候,有时我去她所在的ST 外贸公司大楼里吃午饭,哇,吃得好香,菜式好丰富,还有饭后水果,ST公司的人怎么可以这么幸福?我吃得心满意足,却见表姐她愁眉苦脸地坐在我对面,满脸不置信的表情瞪着我,意思是:“这么难吃的东西,你怎么可以吃得这么香?”截然相反的情况会发生在我所在的HH大楼食堂里,如果表姐来吃饭,就换作我毫无胃口地看着她据案大嚼了。

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办公室规律中的一条:别人的食堂永远比自己的食堂好吃。

HH的食堂原先在四楼,后来,大楼有几层租给了华为公司,来了一大拨华为高科技人才,食堂换到了地下室,同时似乎换了厨师,推出很多新品种,听说是华为对食堂提了高要求的原因,一时间所有人都欢欣鼓舞,真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我们这些本地和尚也跟着沾光了。那一段时间,我难得地对午饭有了点兴趣。

再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食堂里忽然出现了HH公司专用窗口和华为公司专用窗口,当然用的厨师不一样,做出来的菜也不一样。看来华为实在是对HH管理下的厨房失去了信心,这才另起炉灶的。

这时候,“别人的食堂是好食堂”的规则变成了“ 别人的厨师是好厨师”,HH的职员纷纷倒戈,放着公司给充值的饭卡不用,宁愿花现金去华为的窗口买餐。每天中午,HH比华为早一刻钟下班吃饭,于是,在华为职员还没有来之前,HH的人已经将华为窗口新鲜出炉的饭菜先品为快了。有时候,HH的两个同事坐在一起吃饭,一个打了本公司的饭菜,一个打了华为的饭菜,情形必定是前者索然无味而后者狼吞虎咽,前者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的菜是那么诱人,后者也对此坚信不疑,于是前者暗自决定:明天一定带现金来,吃华为的菜。www.Bgyedu.CoM

事实上,华为的午餐也没有能够长时间地笼络住人心,不久,大部分人仍然恢复了食堂厌食症,尤其是我们女孩子,几乎只挑一点白饭和蔬菜填饥,饥饿感一旦消失,立刻放下筷子,大部分菜和饭都剩在盘子里,白白倒掉,很浪费,但是没有办法,食堂的菜为什么永远那么难吃呢?为什么鱼总是那么腥气?为什么青菜总是烂糟糟?为什么汤总是像涮锅水?为什么米饭总是硬邦邦?

到了下午两三点,大家便开始饿了,于是吃零食。

我在食堂见过最好胃口的人是KEVIN,基本上每天他都会把他自己的铁盘吃得一干二净,转眼之间你再看他的盘子,你会全然想不起来他打的是哪些菜,因为吃得太干净了,连一点可以推测的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来。当我和小欣尚且在对着他的盘子愣神的时候,他已经意犹未尽地将筷子伸向我们的盘子里了,一边说着:“你们真浪费!”一边贪婪地侵吞我们的饭菜。反正我们也不打算吃了,就全都推给他,同时惊羡地赞叹:“KEVIN你真好胃口,食堂的菜这么难吃,看你好象在吃美味大餐。”

每天中午的午餐时间是同事们碰头聊天的好机会,平时大家各自在自己位子上忙着,即使同一个办公室的人都不太有时间闲聊,不同办公室的就更是一天也不大会碰到一次,而在食堂,大家的情绪是放松的,即使饭菜难以下咽,也愿意兴致勃勃地围坐在一起。我们几个同辈人几乎天天在食堂开小会,端了盘子坐在一起,谈新闻说消息,偷偷压了声讲所谓公司内部消息之类,有时或者是调笑嬉闹,小欣指摘KEVIN没有腿毛,KEVIN一发急就在偌大的食堂里众目睽睽下伸腿卷裤管将腿毛示众。

如果哪天谁没有在食堂里出现,其他午餐同伴便知道他出差去了,于是同情他:这么冷的天出差!这么热的天出差!

我刚进公司那会儿,KEN就是在食堂里跟我和小欣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多次向我们透露,他的理想是辞职然后卖热带鱼。当时我们俩特崇拜他,觉得他的理想很特立独行。可事到如今,我都已经辞职了,他却还在HH死守阵地,热带鱼还在天上飞。可见得,食堂清谈不过是食堂清谈,一笑了之。

不过,如果是被领导逮着共进午餐,那可就不仅仅是一笑了之的事情了。有的领导专门中午在食堂“与民同乐”,端上盘子,眼光一扫,恰好你在东张西望一个不小心目光跟领导对上眼儿了,于是平时默默无闻的你引起了领导的关注,他笑眯眯就冲你走过来了。你在心里大叫一声“不妙”,脸上却即刻堆上谄媚笑容,好象与领导共进午餐是你最梦寐以求的事情。反正食堂饭菜不好吃,我看你也别吃了,你就当上一堂教育课吧,听领导给你分析 外贸大形势,亲切地询问你的个人工作小形势,然后给你说寄语、提建议、送祝福,你点头如捣蒜,差点逢迎道:“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好不容易熬到领导讲话完毕,这才注意到今天怎么几个伙伴都没来,四下一看,才发现他们都躲得远远的,正幸灾乐祸地冲你笑哩。

因为常常花现金去买华为的饭,有时候也出去找小馆子吃,于是公司发的饭卡里渐渐节余了很多钱,不知道什么时候,食堂里开了个小卖部,从零食到书刊杂志到小日用品都有,可以刷饭卡的。这下好了,卡里的钱有了用处,我常常用来买时尚杂志,那些铜版纸的厚厚杂志平时觉得很奢侈,刷饭卡来买好象白捡似的轻松。那个小卖部是掌门人是个笨拙的胖女人,奇怪的是里面书刊架上常常有新货,虽然书籍不多,却经常有吸引我的好书出现,我禁不住惊奇这小卖部的进货人很有眼力。我曾在那里买了《达芬奇密码》,那时候它还没有大热,还买到过张爱玲的《同学少年都不贱》,还有《瓦伦登湖》。

本文由 Vancshop 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ancshop.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