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机密:一个女孩的热血江湖(3)

3、童年阴影及猪油蒙心

其实照理说,我根本不该在长大成人后选择做 外贸的,因为,我小时候就开始恨这个叫“ 外贸”的魔鬼了,它跟我抢夺妈妈。

前几天跟几个好朋友吃饭聊天,席间天南海北,忽然讲起童年的事来,他们说起小时候玩过的游戏,什么用家里找的***做成水枪,什么拍洋花打弹珠,什么养小狗小猫小羊小鸡的,说得口沫横飞兴高采烈,忽见我呆坐一边不吭声,便齐声问我,我木然地说:“小时候,尽在家扒着窗户看天上的飞机了。”

他们大惊,既而各自惭愧,以为我从小有奇志,就象《孔雀》里那个心比天高的姐姐似的想做伞兵飞行员什么的。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报关员培训(www.Bgyedu。com)

妈妈常常出差,每年都要去参加广交会,每年都要出至少两次国,这些长差一去就是半个月,而我从小依恋妈妈,每当听见她要出差的消息,伤心得跟天塌下来似的,然后天天望着天上的飞机,猜测妈妈会不会在上面,会不会今天回来。

妈妈的一个女同事至今看见我都要说一件往事,她跟妈妈一起去出国,出发那天来我家喊妈妈一起走,结果我撕心裂肺地哭着,拼命拖着妈妈的行李箱不让她走,害她们差点误了飞机。那时我还在上小学。

那个时候,我留着很长的头发,爸爸又不会给我梳辫子,每次妈妈出差,临行那天会给我扎很紧的麻花辫,让我睡觉不要拆了,坚持个两三天不用梳,再往后非梳不行了,爸爸就带着我到邻居家央别的女人帮我梳头。连我的老师们都知道了,只要看我头发凌乱,就来问我,是不是**妈又出差了。

爸爸虽不太出长差,却也短差不断,就算不出差也有没完没了的应酬,于是,我常常被拜托给邻居,今天到这家蹭饭,明天到那家蹭饭;我恨到别人家蹭饭,倒不是特别有骨气的意思,而是,在家的时候爸爸太溺爱我,吃青菜都挑菜心子菜叶子给我,我从来不吃菜梆子,到了人家家,挑三拣四多没家教,不爱吃的也直着脖子咽下去,眼泪都憋出来了。不过也有开心的事,记得有家我常去蹭饭的邻居,家里有个比我稍大的男孩子,知道我晚上常常一个人在家写作业,便跑到我家窗前(那时我们住一楼)跟我聊天,逗我开心。扯远了,不是在痛诉童年阴影嘛,咋把小初恋给漏出来了。

最开心的当然是妈妈出差回来的那天,放学早早冲回家,妈妈笑眯眯地打开她神奇的、贴满机场标签的行李箱,给我掏出一大堆礼物,衣服、发夹、文具、小摆设,很多东西至今我都保留着,甚至从来就没舍得拿出来用过。然而,相比之下,我宁愿什么礼物都没有,也不要妈妈整天出差,不要头发乱糟糟地去上学,不要关在家里看飞机,不要到别人家吃饭,不要咽菜梆子,不要不要不要!

至于到工厂出差,更是三天两头的事,那时工厂都在乡下,妈妈去工厂,都是说“下乡”,我只知道她去乡下了,自己做 外贸后想起来才明白,是到工厂去。下乡,下乡,又是下乡,我真搞不懂乡下有什么好玩的,妈妈要不停地往乡下跑。

总之,我讨厌死妈妈的职业了。

至于后来为什么我自己也选择了这个职业,现在想起来,纯属猪油蒙心,有可以说是被妈妈有预谋地设计了,她想让我做 外贸。填志愿的时候,她说学日语吧,热门,我昏头昏脑便填了,到找工作的时候,她说,做 外贸吧,学外语当然做 外贸。啊? 外贸?!

这个时候,我已经在外上学四年,几乎不太依赖妈妈了,而童年对妈妈的职业的憎恨也有点好了伤疤忘了痛,越来越淡化了。放眼望去,身边人百分之五十做 外贸,百分之五十做内贸。(调查范围就俩人,我妈和我爸。)爸爸是做农用机械国内 贸易的,整天跟拖拉机配件打交道,看上去特无聊,也不见得比妈妈轻松点,相比之下,比妈妈的职业还吸引不了我,其它可以想象的职业呢,警察、医生、老师,好象都不太可能,所以,所以,做 外贸似乎成了我唯一的选择。

我以前的科长、现在的老板XIA曾经对着我叹气:一个女孩子,怎么就选择了这个职业呢?语气十分怜悯。

其实XIA本人也是猪油蒙心型,他一直告诉我,他热爱做学问,当年在北京上学成绩优异,原有机会当大学老师,继续研究学问,却为了回到江苏,进了这家 外贸公司,从此“商场一入深似海”。

可能蒙了更多人心的那块猪油是金钱吧,因为 外贸被传说为很赚钱的行业,至于是否确凿,稍后讨论(这话题太敏感,待我抹抹冷汗,仔细考虑考虑再说)。

本文由 Vancshop 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ancshop.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